流年似水 芳华如歌 ——忆“三八”钻机难忘的岁月

[来源:未知][作者:南京新闻网] [日期:2019-03-12 08:26]

◇ 徐 琳 (江西局一九五队)

人的一生是平凡的,平凡之中总有一些事情让人难以忘怀。如今,我虽年过花甲,但曾经在江西省煤田地质局一九五队“三八”钻机战斗和工作过的那些岁月仍历历在目。

三尺灶台践诺言

1976年12月,一九五队集体下放的第一批知青招工回队。下放四年的我也有了工作,被分配到了六一七钻机。当我坐着解放牌大卡车一路颠簸来到高安市杉林村时,远远望去,高高的井架竖立在大山之中,我才知道地质钻探工作的辛苦,才明白父辈的不易。我暗暗发誓,向父辈学习,当一个好工人,做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

三个月后,队里决定于3月8日成立一台“三八”钻机,急需女炊事员。我因为同事的一句玩笑话,戏剧性地当上了一名炊事员。这可难坏了我这个家中没有锅灶、全靠吃食堂大锅饭长大的子弟。于是一切从零开始,生火、切菜、炒菜、蒸馒头、做大锅饭……那时候,乡村生活条件十分简陋,我们居住的村庄没有自来水,钻机上又全是女同志,日常生活用水需求很大,全靠炊事员用肩膀从井里挑回来,三顿饭从早忙到晚,中午还要给钻机上班的同志送饭。当年7月,我们搬到了丰城市荷湖乡,为了大会战成立了临时钻机。这时由于另外一名炊事员回家休工伤,2台钻机70多人的饭菜全由我一个人做。地质队职工来自五湖四海,我为他们蒸馒头、煮面条、做面片汤和水豆腐,一个星期的菜谱都不重样。我任劳任怨积极为大家做好后勤工作,为大会战贡献自己微薄的力量,默默在三尺灶台践行着诺言。

班长岗位显身手

1978年3月,队里决定成立第二台“三八”钻机,一纸调令将我调往了丰城洛市“三八”二号钻机,当了一年炊事员的我被任命为班长。这次,我真正成为一颗螺丝钉,哪里需要就拧在哪里,挑起了班长的重任。最难忘的是我第一次见煤,见煤的钻孔就在马路旁边,我们是开孔的第一班。下好钻后,我坐在台板的铁椅上全神贯注地看着。刚开孔进尺很快,不一会儿二十几米就打下去了。这时我觉得钻机的震动很小,与往常不同,再往泥浆槽里一看,流出来的泥浆上面漂浮着黑色的粉,直觉告诉我见煤了。我立即停止钻进,向大班领导汇报。收到消息后,机长、指导员、地质鉴定员全来了,一看真的是见煤了,而且煤层较厚。机长周代津操作升降机下钢球,接着上下钻,乌黑的煤层被一层层取上来。这层煤居然有3米多厚,属于“鸡窝煤”,就在地层的浅表,非常容易打丢,大家欣喜若狂。这次,鉴定员没下见煤预告书,却让我这个新任班长逮了个正着,钻机领导和班上的姐妹们都竖起大拇指夸奖我。这年,我被局里评为了先进工作者。

谁说女子不如男

“苦干加巧干,拼命干革命”,这是当时的一句口号,我当班长时把这句话当成了自己的座右铭。每次上下钻我都严格检查钻梃的接头,确保每根钻杆连接无误。下完钻,我会仔细检查每个锁接头,磨损多的坚决不用。泥浆池的泥浆严格按照比例不稀不稠,该上下钻时决不拖延时间磨钻杆,严格按照钻探规程把七星彩图规论坛好每道关,有效避免了安全事故隐患。我带的班从未断过一根钻杆在孔中,班上从未发生过一起安全生产事故。

当年,“三八”钻机的女同志撑起了半边天。平时,我们撸管子、上架子,不怕苦、不怕脏。钻机处理事故时,我们抡大锤、拧牙钳,一个班上下钻多次,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搬家时,我们卸钻杆、抬钻梃,重活儿累活儿抢着干。大会战时期,我们有时三天就竣工一个钻孔,并且做到了当天搬家当天开钻,真是撸起袖子加油干,样样事情都争先。“三八”钻机的女同志们用自己的青春为地质勘探事业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流年似水,芳华如歌,回首往事历历在目。在“三八”钻机工作和战斗的岁月,那是一种精神——奋发向上的精神,一直激励着我前行,使我永生难忘。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