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怨无悔的钻探人

[来源:未知][作者:南京新闻网] [日期:2019-06-06 08:26]

◇ 丁琳旭 (河南局四队)

我是一个在地质队大院里长大的孩子。在我儿时的记忆中家里经常只有妈妈和我,而爸爸总是像“隐形人”一样,每隔一段时间,才出现一次。

每次爸爸回来,大事小事都要过问一遍,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我的学习问题。这让贪玩、粗心大意的我每每看到爸爸回来就有些心惊胆战,甚至特别不愿意爸爸在身边,生怕被爸爸“揪住小尾巴”狠狠揍一顿。所以,我总是还没等爸爸在家呆够,就迫不及待地问妈妈,爸爸什么时候走啊?爸爸怎么还不走啊?或许,这些都可以看作是童言无忌,但是,年幼的我并不知道,这些童言曾让爸爸伤心不已。直到有一天,我跟一个工程处的处长闲聊,说起自己的童年,才知道他的孩子也说过类似的话。他说,他听了觉得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他也想时常在父母身边尽孝,也想老婆孩子热炕头,也想一家人去公园散步,可是,他不只有家人,还有工作,他还是一名钻探人。

是啊!“钻探人”三个字虽然好写,但想写好却不易。地质人有家也不只有一个,天南地北到处走,走到哪里就得把哪里当成“家”。

就拿新疆来说吧,很多人都无比向往,大漠戈壁,雪山圣湖。可是对于钻探人来说,对于我们的同事来说,虽然驻扎在新疆,但是他们却从没有时间去领略喀纳斯湖的美景,也没有感受过大巴扎的维吾尔风情,更没有感受过天山天池的圣洁。他们感受最多的是冬天的严寒,冷得彻骨。最冷的时候零下三十多摄氏度,滴水成冰,即便从头到脚都武装起来也觉得寒气逼人。工作时,如果不戴手套,感觉手都要被铁的器物粘下来一样。每到春天,漫天黄沙。这里吃水、用水都比较困难,要到三十多公里外的镇上拉水,拉回来的水都浑浊不清。施工时,有时候会弄得全身泥浆,寒风一吹,衣服又很快被冻住。尽管如此,却没有一个人叫苦喊累。在戈壁滩施工遇到用水紧张的时候,每天下班别说能像在家里那样舒舒服服洗个热水澡了,就是洗漱都要计算着水量。

冬天滴水成冰,脚踩冰雪;夏天,烈日炎炎,暑气熏蒸。盛夏之时,人们都在乘凉避暑,他们却顶着烈日,战高温、斗酷暑,坚持战斗在施工一线。“挥汗如雨”在这里已经不是一个形容词,而是钻探人在烈日下的真实写照。远在他乡,不仅仅只有冬夏,当秋风瑟瑟、秋雨绵绵,当我们在家中舒适地看着电视,在温暖的床上进入梦乡,钻机上的他们,还在伴着机声隆隆,伴着恶劣的环境,忠诚地坚守着自己的岗位和职责,守护着对钻探事业的初心。

每每通过手机看到他们,都是晒得黝黑的脸庞,一身的泥浆和埋头工作的背影。我知道,黝黑的肤色已和大山融为一体,浑身的泥浆已和大地贴合在一起。但是,最让我不能忘却的,是他们疲惫眼神中透出的坚定、快乐和充实,是历经风雨沧桑、东奔西跑也从未丢弃过的一种精神,是一种默默无闻、任劳任怨、无怨无悔、无私奉献的品质!

虽然我知道钻探人的苦和累,但依然选择这个职业。也许是对父亲的崇拜,也许是一种情愫,也许我骨子里本身就流淌着钻探人的血液……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