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淌在血脉里的安邦河

[来源:未知][作者:南京新闻网] [日期:2019-07-05 08:36]

◇ 王 琦 (中煤建工)

一条古老的河,穿越了林海,穿越了崇山,流过了挹娄古城,流进了三江平原,沿着岁月的河床,一直流淌到今天,一直流淌在眼前。

她清澈的河水,如天降的甘泉,孕育了一方生灵,润泽了万顷良田,引来栖息的神鸭,唤来采光的硬汉。

这条河叫安邦河,一条奔流不息的河,一条圣洁无比的河。她是北大荒里一条跳动的脉搏,她是黑土地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这是一条传奇的河。岸边有一座定国山,日夜守望在安邦河边;安邦河温柔的身姿,依恋着定国山峦。由此,一段古老的故事代代流传:安邦河是母亲,手牵着如花的儿女;定国山是父亲,肩挑着富饶的山川。这山水交合的神韵,展示着自然界深邃的情感;这相依相伴的浓情,演绎着人世间极致的爱恋。

安邦河畔,是一片神奇的土地。那里有广袤的原野和矿山,那里是人间仙境,是我成长的摇篮。我的祖辈们,迎着关东的风雪,来到这神鸭的脚下,驻足在这锦绣的万里江川。从此,一代代北大荒人,在这里勤劳耕耘、繁衍生息;一代代矿山铁人,在此编织梦想,创建着美好的家园。

这是一条美丽的河。那秀美如画的东湖,是安邦河的女儿。她像下凡的仙女,静卧青山之间。那一湾绿水,如珍珠般璀璨,是她婀娜的身姿和青春的笑脸。她是煤城的明眸,凝聚着家乡人深深的眷恋。河畔的垂柳,是她迷人的秀发;浪漫的山花,是她美丽的裙衫。多少远客来此,一睹她神秘的芳容;多少游子归乡,找寻一份深深的情缘。

这是一条故乡河。东湖是我童年的梦,湖水里、堤坝上、山坡前……处处是我的乐园。河岸上那棵大垂柳,在夕阳中亲过我的脸;山坡上那些野花,把一缕缕清香送入我落寞的心田。夏季,我戏游在湖中,尽享大自然的惬意;冬天,我和小伙伴们滚打在冰面,那童心迸出的笑声、喊声,融化了无数寒冷的冬天,伴我度过了那苦涩的童年。

这是一条母亲河。清冽河水,永远流淌在我心间。孩提时,一碗凉水让我粗茶淡饭吃得香甜;离家时,一壶清茶能锁定我对故乡的思念。无论走到天涯海角,安邦河永远在我身边,她伴我走过蹉跎岁月,让我一生一世眷恋;她点缀了我的青春梦想,让我的人生无比绚烂。

这是一条生命之河。她流淌在我的血脉里,涌动在我的心海间;她是我心头最重的牵挂,是未来最深切的期盼。岁月与风霜,曾划伤母亲河的身体,损坏母亲河的容颜。母亲河生命危机,即将干枯,在痛苦中呜咽,在煎熬中呐喊。我为之落泪、为之心酸,我禁不住大声疾呼:还母亲河纯洁,还母亲河绿色,还母亲河生命,还母亲河春天!

这是一条年轻的河。盛世的春天里,安邦河新生的曙光出现在我们面前。一代优秀儿女,正全力拯救母亲河,奋力构建和谐、美好的家园。今天的安邦河,古老的生命里散发着青春,一个个雄伟的蓝图,正开始精心描绘;一批批勤劳的建设者,正谱写着历史新篇。

这是一条希望的河。如今的安邦河,旧貌换了新颜。河水不再浑浊,清澈得像海水一般;河岸不再荒芜,早已是绿柳成行、白杨一片片;河渠修得整洁美丽,放眼望去,像彩带一般蜿蜒。河上架起了金桥,直通天际的彩虹;河面荡起了船帆,满载欢歌一片。沿河的水库和景观湖像一串耀眼的明珠,点缀着煤城的生活空间。卧虹桥畔的美景,陶醉了斜阳中的游人,染红了我心头一片天。

安邦河两岸,崛起的煤城,奏着跨世纪的凯歌;丰收的田野,铺开了新农村的画卷;引进的大项目,推进着经济建设的步伐;一体化的建设格局,彰显着城市发展的新理念。

安邦河,我为你祈福,我为你自豪。你欢欣地流淌吧,北疆儿女将挽着你的手,沿着富国强民之路,怀揣着中国梦,走向灿烂辉煌的明天。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