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减负年:2019施治基层十大痛点

[来源:未知][作者:南京新闻网] [日期:2019-04-13 08:30]

此轮减负决心之大、整治力度之大,彰显了中央心系基层、关爱基层的为民情怀,令各地基层干部群众深感振奋。而一系列实招新举,措施精准,很接地气,击中基层负担要害和基层治理软肋,广大基层干部群众纷纷点赞。

《半月谈》于去年底策划推出《2018:基层治理十大靶点》,特别就督查检查频繁、问责滥用、压力“甩锅”、处处留痕、材料论英雄、庸懒干部、典型速成、政策打架、上升“天花板”、幸福感缺失十大突出问题,展开深入调研。这篇万余字调研报道刊发后,受到各界高度关注,引起强烈反响。

当下,中央有关基层减负和基层治理改革的精神正在落地。各地贯彻落实情况如何?有哪些破解之道和创新亮点?形式主义突出问题和基层负担问题有何好转?哪些方面依然如故,需要持续发力诊治?针对聊天轮盘此,《半月谈》编辑部近期启动新一轮大规模调研,策划刊发《2019:施治基层十大痛点》,以期反映基层减负最新动向,发现基层减负成功经验,探寻基层治理改革良策,助推中央政策精神切实落地基层。

议题创意策划: 叶俊东

专题组织实施: 周清印

专题合作编辑: 徐希才 范钟秀 许中科

联合调研记者: 梁建强 范世辉 吴锺昊 阳建 吴帅帅 张志龙 邵琨 谭畅 谭元斌 邱冰清 向定杰 周闻韬

十大痛点关键词:①督查检查频繁 ②问责滥用 ③压力“甩锅” ④处处留痕 ⑤材料论英雄 ⑥庸懒干部 ⑦典型速成 ⑧政策打架 ⑨上升“天花板” ⑩幸福感缺失

施治督查检查频繁:瘦身硬杠杠

从2018年10月中办印发《关于统筹规范督查检查考核工作的通知》到今年3月中办出台《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着力解决督查检查考核过频问题,成为中央纾解基层痛点、为基层干部松绑减负的重要突破口。

针对督查检查考核事项,中央提出,严格控制总量,实行年度计划和审批报备制度,中央和国家机关有关部门原则上每年搞1次综合性督查检查考核,对县乡村和厂矿企业学校的督查检查考核事项减少50%以上。

各地落实中央精神,纷纷出台有针对性的治理举措。叫停、精简督查检查考核事项,正在紧锣密鼓地展开。

安徽要求省直部门不得擅自出台新的督查检查考核事项,省级层面较上年压减70%以上,市县层面减少50%以上。在扶贫方面,每年只安排1次省级脱贫攻坚督查,市县不得开展脱贫攻坚专项考核。江西规定,省政府各部门原则上每年只开展1次综合性督查考核,督查方式以暗访为主。湖北提出,全面从严规范督查、督察、督导、检查、巡查、考核、考评等事项,实行严格的计划管理和报批制度。对各类督查检查考核进行全面清理,能撤销的坚决撤销,能合并的尽量合并。

除了总量控制削减外,防止督查检查过多过频现象“改头换面”“另穿马甲”,也是一些地方政府的发力方向。湖北省委在最近出台的《关于防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若干措施》中发出警示:“任何单位不得随意将日常调研指导工作冠以督查、督察、督导、检查、巡查等名义。”

今年2月,湖北省黄冈市对督查检查考核工作的名义名称、报批报备、总量频次、方式方法等作出严格规定,不得以“调研指导”“调研座谈”等名义变相进行督查检查考核。黄冈市委督查室有关负责人向半月谈记者介绍,经过清理,以市委、市政府名义开展的督查检查考核仅有3项。

半月谈记者调研了解到,督查检查项目大瘦身,击中了基层形式主义负担问题的一大要害,回应了基层关切,各地反响良好。

“有关督查检查考核大瘦身的一些硬杠杠,是给基层减负的硬招实招,真切触及基层干部的辛酸苦辣。”湖北省枝江市问安镇党委书记王晓聪对半月谈记者表示,“这是一场及时雨、一针强心剂。这下我们如释重负。”

浙江省温州市洞头区着重控制监督检查的总量和频次,以统一派单的方式明确监督形式,对各类检查内容合并同类项。东屏街道相关负责人说:“精简一些不必要的重复检查,给了我们更多时间和空间去为老百姓干些实事。”

在广大基层干部为督查检查大幅减少而点赞的同时,也有人担忧:在总量控制、数量精简之后,督查检查的鞭策效果会不会因此打折扣?

基层工作极具复杂性,要使督查检查更具有针对性、有效性,可增加上级督查检查“蹲点式”“下沉式”体验。在减少频繁突击督查检查后,一些市县在情况复杂、矛盾突出、困难较多的地方,增加联系驻点,让督查检查真正成为深入调查研究、把脉基层工作病症的一次有益体检。

为解决督查检查作风不实的问题,湖北省委下文提出“九个不得”:不得预先“踩点”,不得层层陪同,不得走马观花,不得“走秀”,不得设计“经典路线”,不得临时“包装”,不得安排“群众演员”,不得要求“背台词”,不得掩盖问题、弄虚作假。

今年3月29日,江西省委出台《关于力戒形式主义为基层减负的三十条措施》,其中第19条、第20条分别规定:倡导以暗访为主的真督实查,发现问题及时指出并督促整改,不得以问责代替整改,坚决刹住“迎检文化”蔓延苗头;避免扎堆调研,杜绝应景式调研。

暗访比明察往往更能发现问题。浙江不搞大呼隆式的检查,不发通知、不打招呼、不听汇报、不用陪同接待,直奔基层、直插现场。2018年,浙江省共组织开展两轮集中暗访检查,涉及7大类60个项目589项检查内容。对暗访中发现的问题,做到即查即改,当场抄告交办相关县(市、区)整改落实。

整治督查检查乱象之后,重塑工作评价机制,正当其时。中办《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提出,强化结果导向,考核评价一个地方和单位的工作,关键看有没有解决实际问题、群众的评价怎么样。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委员王巍表示,督查检查工作是为推动工作抓落实,需要完善结果导向制度。

督查检查减少后,如何考核工作实绩?浙江舟山运用“互联网+”改进“年终一考”,加强日常考核,优化考核评价方式。舟山市嵊泗县纪委宣教室主任王丽丽说:“全面推行网络考核机制,变‘考年终’为‘考过程’,基层干部的压力轻了,工作更实了。”

东部某镇党委书记认为,在一些必要的督查检查考核中,上级单位负责人、县市区领导同志既要有发现问题的眼睛,也需有指导解决问题的锦囊妙计。

施治问责滥用:厘清容错免责边界

“每天顶着各种压力,做工作无怨无悔,但寒心的是,转过头来面对‘冷脸领导’,大会小会‘干不了就辞职,完不成就处分’挂在嘴边。各种充满不信任的批评、通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降临自己头上。”问责滥用,成为部分基层干部的一大心病。

针对滥用问责现象,中办《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特别提出,坚持严管和厚爱结合,实事求是、依规依纪依法严肃问责、规范问责、精准问责、慎重问责,真正起到问责一个、警醒一片的效果。

在一些地方,基层干部背着处分干活成了普遍现象。某些乡镇10名班子成员中有一半左右干部身背处分,有的乡镇甚至“全军覆没”,都有处分在身。

问责指标化、政绩化,值得警惕。有些地方以问责了多少干部作为相关部门的工作业绩,为问责而问责。问责滥用还造成“治理空转”的不良后果:“少做少错,不做无错”“有问题推上去,请领导定夺”“你甩给我,我推给他,推来推去玩空转”。

多地受访干部一直呼吁,不能动不动就挥舞处分的大棒,不分青红皂白,不分主客观缘由。他们期盼,多一些正向的容错激励,少一些简单粗暴的问责。

“要正确把握免责与问责的关系。”湖北省咸宁市咸安区纪委书记刘合权认为,执纪问责和容错免责都是为了唤醒责任意识、激发担当精神。他向半月谈记者介绍,咸安区严格对照“三个区分开来”和咸宁市《关于建立干部干事创业容错纠错机制的实施办法(试行)》,对探索创新、政策调整、先行先试和主动作为中出现的失误,从轻问责或免于问责。

对信访举报区分正常检举揭发和诬告陷害,是避免问责滥用的一道“防火墙”。山东省青岛市将实施诬告陷害的有关人员,纳入社会诚信体系失信“黑名单”,视情节轻重予以通报。让诬告者付出代价,还干部一个清白。

实施容错免责机制,及时为受到不实举报的干部澄清正名非常重要。部分基层干部能干事、有担当,却触碰到一些人的“奶酪”,因而被诬告。针对此,湖南、江西、山东、浙江等地为干事者撑腰,向诬告者亮剑,陆续通报数十起诬告陷害党员干部典型案例,释放出为担当者担当、为负责者负责的信号。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浙江省景宁畲族自治县公开发布通报,澄清了3起不实信访举报,为3名干部正名。该县县长钟海燕说,澄清通报一发出,干部都在点赞,社会反响也很强烈。

在江西省委出台的基层减负三十条中,有3条涉及改进问责追责程序方式:精准运用“四种形态”,纠正和防止监督执纪畸轻畸重、问责泛化简单化等问题;坚决防止“一有错就问责、一问责就动纪”的倾向;正确对待被问责的干部,对影响期满、表现好的干部,该使用的及时使用。

江西某地一位纪委书记坦言,去年受理400多件问题线索,经过调查,反映失实的占比约七成,有的问题线索要历经数月才能查清事实。“一些问题线索漏洞百出,被诬告者背上了思想包袱。”

为纠正一些干部出现被诬告问责后失去干事创业积极性、“以不作为求稳定”的倾向,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区纪委实施“茶语清心”谈话制度。永年区纪委审理室主任苏增林介绍,四类情形的干部是“茶语清心”重点谈话对象:认为受到处分抬不起头,思想压力较大;认识有偏差,对被处分有委屈心理;思想上转不过弯,有抵触情绪;受到诬告,需要澄清。

谈话室里,一张长桌、几把椅子、几杯清茶。在“茶语清心”的氛围中,受问责干部的心结被轻轻打开,一席谈话达到消怨气、鼓干劲的目的。

为激励基层干部担当作为,湖北省健全完善容错纠错机制,追责问责把握政策界限,防止简单化、扩大化。该省妥善使用受处理处分干部,对影响期满且表现优秀的,按照相关程序,该使用的大胆使用。

容错免责机制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尚需“以案说法”。东部某市市委组织部一位负责人说,从实践情况看,许多容错免责机制缺乏可借鉴案例,对适用情形的界定还比较模糊。基层干部对改革创新、探索试错是否适用容错免责条款存在疑虑,亟待以案释规,厘清容错免责边界。

友情链接: